html模版追記西藏定日縣崗嘎鎮恩巴村村委會副主任阿旺次仁
他,原本可以與自己的妻子孩子幸福相守,安順平和地度過平凡的一生,在他熱愛的“芝麻小官”的崗位上繼續為鄉親們奉獻心血和汗水……

2012年12月1日,一個看似再普通不過的日子,卻把他的人生定格瞭,成為定日縣崗嘎鎮恩巴村村民永生難忘的日子——恩巴村村委會副主任阿旺次仁,在幫助打撈日喀則地區司法處駐村工作隊落水車輛的過程中,舍身忘我,主動涉水施救,不幸獻出瞭年僅49歲的寶貴生命。

生命定格在49歲

自治區創先爭優強基惠民活動開展一年多來,駐恩巴村工作隊(日喀則地委黨校派駐)為恩巴村群眾辦瞭很多實事、好事,受到群眾一致稱贊。對於工作隊的工作,作為村委會副主任的阿旺次仁看在眼裡,記在心上,並積極配合工作隊開展工作,經常與工作隊溝通自己的想法,為的是一個樸實的願望——盡快讓全村群眾過上好日子。

2012年12月1日中午,阿旺次仁正在村委會與工作隊商量村裡的工作時,得知地區司法處駐村工作隊的車輛陷進瞭朋曲河中,情況十分危急。來不及跟傢人和村裡的其他幹部打聲招呼,阿旺次仁立即隨同村委會主任索朗次仁和崗嘎鎮人大主任尼瑪紮西趕往出事地點。

隆冬時節,瑟瑟寒風吹得人連站立都很困難。看到先前下水施救的拉巴、群培和洛嘎3人幾經嘗試也未能成功將牽引繩栓到失事車輛掛鉤上時,阿旺次仁在岸上急得直跺腳。看得著急的他不顧周圍同事的阻攔幹脆從上遊約100米處下水,慢慢遊向落水車輛,與3人繼續嘗試將牽引繩栓在車上。此時,河面開始起風,水勢漸大、浮冰增多,冰冷的河水刺骨難熬。幾經努力,他們還是沒能成功將牽引繩與車子連接在一起。

在岸上指揮救援的人多次催促阿旺次仁他們撤回,重新等待時機。看情況切實無法再繼續施救,大夥兒隻得放棄救援原路撤回。撤回途中,在快接近一處河中沙灘處時,阿旺次仁不慎滑瞭一跤,跌入冰冷刺骨的河水中,河水很快將他淹沒。同行的拉巴和洛嘎兩人立即跳入河水中,奮力把阿旺次仁救到瞭沙灘上,此時的阿旺次仁已經沒有瞭意識,全身冰冷。當人們拿著厚衣服和羊皮被子涉水趕到沙灘上時,發現阿旺次仁已經停止瞭呼吸。頓時,朋曲河上空的空氣也隨著一個49歲生命的離去凝固瞭。

愛“瞎操心”的村幹部

作為村委會副主任,阿旺次仁在工作中始終能夠擺正自己的位置,積極配合村“兩委”班子成員、尤其是村委會主任開展工作。

一次,村裡兩名班子成員之間因為工作上的問題出現瞭一點小矛盾。阿旺次仁得知情況後,主動當起調解人,通過連續幾天苦口婆心、耐心細致的勸解,兩人終於冰釋前嫌、達成一致意見。

然而,阿旺次仁的這種“愛管閑事”的行為卻得不到傢人的理解,反而認為他是在瞎操心,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都不願意管的事情,他卻管得津津有味。而阿旺次仁卻說,作為村幹部中的一員,自己有責任、有義務維護好班子的團結。因為隻有班子團結瞭、強大瞭,才能更好地帶領群眾脫貧致富奔小康。

工作中,阿旺次仁還是一個敢說敢做敢擔當的村幹部。2006年是全區實施安居工程建設的第一年,每個村都有一定的安居工程建設名額。在恩巴村的名額分配上,村“兩委”班子出現意見分歧,大部分人認為:完不成指標,上級肯定要追究責任,為瞭圓滿完成安居工程建設指標,應將名額分配給傢庭條件較好的富裕戶。

而阿旺次仁則堅持要求將名額分配給貧困戶。他說:“上級要求非常明確,你們這麼幹肯定不行,這是和上級精神相違背的。如果你們怕完成不瞭任務擔責任,這個責任由我個人來擔好瞭。”

在阿旺次仁的堅持下,當年,恩巴村的安居工程名額均分配給瞭貧困戶。從那時起,為瞭保証工程建設的進度和質量,他每天都起早貪黑,忙碌在每一戶安居工程建設工地上。誰傢缺土磚、缺木材、缺人工,都是他最牽掛的事情,他也會千方百計地幫助解決現實困難。

村裡的貧困戶卓瑪,丈夫於幾年前因車禍去世瞭,傢中有一個正在上小學的孩子,還有年邁的老母親,傢境一貧如洗,根本無力承擔安居工程建設中自己投入的部分。阿旺次仁於是發動全村黨員,投工投勞,幫助卓瑪傢修建安居房。他自己還瞞著妻子,將傢中僅有的1000元現金借給卓瑪傢購買建房材料。他原以為妻子知道後會很生氣,但出乎他的意料,妻子知道情況後說:“我就知道你會這麼做,不過我相信,你是對的,我支持你!”

“讀書比放羊更重要”

孩子不讀書,就沒有好的未來。阿旺次仁切身體會到沒有知識的苦,所以,他特別關註孩子的教育問題。在他看來,不讓孩子讀書,就是毀瞭孩子的未來。

Camry音響改裝 2009年,村裡一個名叫普瓊的小男孩,小學沒有畢業就輟學在傢幫父母放羊。阿旺次仁得知情況後,跑到普瓊傢耐心地給他的父母做起瞭思想工作。

阿旺次仁說,“我們當年是沒有條件上學,所以吃瞭多少沒有知識的苦,所以你看我們現在,一輩子隻能窩在山溝溝裡,想出去見見世面,還怕不認字走錯路呢。現在,黨和國傢的政策好瞭,學生讀書有“三包”,不用我們花一分錢就能讓孩子讀書,你們卻不願讓孩子讀書。”

阿旺次仁還給他們舉例說,“你看我們村的多傑,人傢高中畢業後,現在在鎮上的移動營業廳工作,一個月的工資有好幾千呢,能抵我們辛辛苦苦幹一年。孩子要是不讀書,隻能像我們這樣一輩子跟土地打交道,即使外出打工,他會幹什麼?還不是幹體力活,一天累死累活的也掙不到幾個錢。你們這種做法是隻顧眼前的利益,而毀瞭孩子的未來。”

聽完阿旺次仁語重心長的勸導後,普瓊的父母決定第二天就將兒子送回學校去。

阿旺次仁去世的消息傳來,聞訊趕來的村民聚集在他的傢門口,久久不願離去,都不相信這樣一個好幹部就這樣離開瞭。

為瞭安撫阿旺次仁的妻子和孩子們,當地黨委政府和日喀則地區強基辦都及時派人前高雄汽車音響改裝汽車音響喇叭品牌去看望慰問,但他的妻子卻總喜歡說一句話:“感謝大傢對阿旺次仁和我們傢的關愛,我們一定會挺過這道難關的。”

隆冬遠去,春天的腳步臨近。朋曲河水還在靜靜地流淌著,而阿旺次仁也被深深地植入瞭人們的記憶中,不歇,不滅……(記者 林敏)

B4BC59535A061FE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本人偶族

dnigr0o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